本報記者 宋磊
  參加工作兩年有餘,依然難以忘懷學校食堂的飯菜。雖然學校食堂的飯菜不能比肩山珍海味、玉盤珍饈,但因其在我心中特定的分量,它占有著極其重要的位置。
  其實,粗略論之,我是一個對食物並不太在意的人,因為除了香菜和生薑,我好像找不出第三樣讓我討厭的食材。但我有時候又是一個自認為是“吃貨”的人,立志嘗遍濟南大街小巷的特色美食,於是有了我在朋友圈裡經常拉仇恨似的大曬各種美食的照片。
  作為亞洲數一數二的高校食堂,山東大學的食堂無論從數量還是質量上來講,於我看來都是極好的,至少甩開許多單位食堂好幾條街。研究生三年,我幾乎吃遍了山大所有校區的食堂:中心校區地下餐廳的炒方便面和乾煸豆角、一樓的刀削麵和手抓餅、二樓的清真拌面和手抓飯、三樓的各式蓋澆飯和餃子、四樓的特色小炒,洪家樓校區的蛋炒飯……都是至今讓我回味無窮的美味。
  工作後,因為種種原因,我似乎在一段時間內忘記了學校食堂的種種美食,糾結在每天中午晚上吃什麼的怪圈。我不喜歡吃單位食堂,不是因為離開學校以後嘴變得刁了,而是容易沉浸在回憶里不能自拔,這回憶中有同學情誼,還有共同飲食的習慣。
  現在,山大食堂經過改良升級,推出了更多各式各樣的美食:糖醋過橋排骨、秘製冰糖紅燒肉、啤酒炸雞、意式千層面……這讓“舌尖上的山大”迅速走紅網絡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竟成了山大招生的一塊金字招牌。
  這樣,對愛校如家尤其是愛美食如生命的我來說,自然不能輕易放過,至今我已經帶領數位單位同事和同學重返母校,品嘗山大美食了。
  而在我接觸的一些單位食堂則不然,一家獨大,以次充好、霸王條款,竟然連湯水都要收費,飯菜質量自然難以保證,員工吐槽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畢業了的我仍懷念學校食堂)
創作者介紹

建築設計

nf51nfcwp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